钉子の次元

Dimpurr –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初中毕业了,毕竟老了。

在遇到 ByWord 之前,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码字了。最丧病的是我还关了灯,窗外小区的楼房灯光依稀错落着。 MBPr 虽然外放不甚出彩,推力倒是妥妥的够足,硬是给我家的 CX300II 推出了高端耳塞的低音。 Vox 正单曲循环着「じんP feat. Lia – days」,「目隐都市的演绎者」的 ED 。那么,就从阳炎 Project 说起吧。

实际上,对于阳炎不论是剧情还是音乐本身,我是一直不太感冒的。驱使我追完全集缺经费毁原作的动漫并收了一半的小说的动力来源是,我本期待 Jin 能造就一个全新的同人模式。结论是很明显的,即使阳炎的话题热度在圈内的占比不下于昨晚锤子和 ZEALER 互掐在段子手圈的流行度,但是对一部 P 主能把水平一般的编曲捆在我家的 ODDS&ENDS B面坑钱的卖人设作,也就仅此而已了。

…… 很明显我不是来黑阳炎的,当然也不是来黑小学生的。是的,今天想提的就是据说是阳炎主要受众群体的,中二生们。有点长,现在走还来得及。

出于很明显的动机,我也有意去留心过许多青少年菊苣的成长历程了。

应该说,小学开始接触、初中进入正轨、高中小有名气是最普遍的发展轨道。其中这类人又分为两种,想学的和不想学的。然后抛开准备升入或者正在就读技校的一帮人不谈,竞赛圈、ACG 圈算两个最大的年轻菊苣抱团地,还有知乎、各色论坛上零零碎碎的有人冒头。再算上质量参差不齐的学校计算机社团,要说当今在做计算机的少年,也就是如此了。

我初中学编程的时候我妈也是这么说我的。关键是你脸皮要厚,地理考30分也继续编程,就没事了。—— vczh 于 初中生学习编程是不务正业吗?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固有印象,但是现实绝对不像这种抖机灵回答一样理想主义。我可以明确的说,除了技校党(我不是在歧视因为又自己的原因不上高中的人,而是在歧视单纯因为放弃面对学业压力而选择这条路的人),这样做的人只能是被逼的。任何一个稍微成熟的人,都不需要去和他讨论应试教育的弊端与现实。如果你想像王子亭一样决心辍学,你先起码超越宅里奥的高度,或者有翁天信的家庭背景,不然你可以是圈内知名作品无数的所谓菊苣,实际上正在读着高五。

既然都写到开始点名了,那么我也不收敛什么了。我想讲的第一个关于青少年菊苣们的现实,就是教育和家庭背景因素。

学校教育的问题前面已经提过一段,其实也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实际情况根据学力和选择的技术道路各有不同,但是高中还没有规划应该算是罕见情况了。走竞赛上来的,前些年很多都选择了走保送的路,只是如今这一代多半得回炉闭关认真面对高考了。主要在圈子里活跃的,也许以学业和技术不能兼顾告终的占多,还有一部分就是明知自己的道路不在学习上,早有准备的。

前者大抵便是通常意义上的学霸。有句出处已经不记得的话,「你必须承认有些人就是条件比你好,也处处比你优秀的,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比你更努力。」可以遇见的是,后者的阻力明显会大出很多,一路上来被筛下来的也要多出很多。其实这年头真的说完全不理解,不能接受发展一下个人兴趣的家长已经很少了,尤其大城市的家长更是支持,何况计算机还有一条做算法竞赛升学的道路,职业本身也有相当的前景。

也有个我不太想提的话题,有些时候,互联网和计算机科学是一种可以让被特殊的家庭环境逼迫成的女汉子或者玻璃心少年托付抑郁的存在。

还有一个关于青少年菊苣的现实应当是地域因素。

我们的父辈深有体会的农村孩子对城市的向往,如果你和我一样生长在一个三线城市都算不上,甚至更糟糕的地方,却仍然关注互联网或者是其他一类现代化的领域,你多半也会有体会。当我看见帝都魔都寨都等等日常大大小小的科技类展会,图书馆成排的图灵博文华章,学校社团出没的各路菊苣大神甚至是地域性计算机社团联盟,这种感受我不吝于用眼红之类的词来形容。

呐,其实针对之前那个问题,我也曾经有不同的答案。就在这个暑假去北京前的几个星期我才说过这样的话。「大城市毕竟还是太过拥挤,尤其受不了广州那种乱。像惠州这种中等程度的城市也相当不错,尤其污染也小,住着舒服,实在不行也可以选择往上或者往下走。」然后你们也知道了,在下乡下人进城了一个星期,回来立下了不把下一代带进大城市誓不为人的毒誓 ……

中等你妹啊 (╯°□°)╯︵ ┻━┻ 在这种小穷破地方你能幼儿园有计算机课么,能拉几个学弟学妹就做一个同城互联网主题班会么,能围观个 Kcon 被抓到台上么?城我也不是之前没进过,我是认真的,长大了才知道差距啊 ……

然后是圈子因素。

不算线下,因为身边的人影响、计算机类社团和兴趣班等入了技术坑的,主流的的入坑途径,从我认识的圈子来说大概是博客圈到 Web 开发圈、折腾终端设备到开源圈、游戏破解和设计方面到游戏或编程圈三种。 6R 这种闷声出菊苣的地方不见少。

人是群居动物,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圈子。对我们的同龄人来说,低调的要么是真正做大事的菊苣,要么是自娱自乐的闲杂人等。如果你希望自身得到发展,那么你就会需要人脉和资源。不可避免的,你就会需要一定程度的出镜率。这里又可以再次分成在同龄人圈子当中混好的菊苣,在没有明显年龄阶层的圈子与大自己一轮的人混的菊苣,还有把年龄当成资本哪里都混的不好的渣渣(比如我)。

要明白的一点是,所谓的混圈子,并不是指向性或者说目的性很明显的什么举动,而是更加日常性的,也就是比自我满足稍微高一个层次的弱社交。实际上最主要的是,朋友不是扯扯淡扯出来的,自身没有实力,你也得不到任何资源。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时有见到以下的论调。

「我觉得认识不认识就是缘分,刻意去和不熟悉的人说话好累」

这正是我想讲的动机问题。我可以给某位在数个月内通过完美验证了什么八度空间关系链的方式侵蚀了整个某圈子的少年一个狼性的评价,同样可以给某位正在走在下的老路目前处于全社交平台无处不在的少年这样的评价。相对一些居心叵测的人,有的人真的只是很寂寞。当然,不去提程度太过的情况,是否为理想付出努力,只是这样的问题而已。

「我当初深有体会,队友就是用来坑你的,我已经放弃了」。

……

和某人的「这篇文章起源于和某人的一个对话」系列一样,促使我来写这篇莫名其妙的文章的缘由当然不是写作环境很舒服。

应该也有一部分人知道我在做一个名为悦调的项目。与此同期,同龄人带的项目,则是和我日常互黑的电灵的五弹幕了。我时常纠结为何五弹幕能以十倍于悦调的效率运转,最后得出了结论。第一,我是个傻逼。第二,对电灵来说,五弹幕是一个项目;对我来说,悦调是一个作品。在他考虑如何市推的时候,我仍然在重设计首页的第五个版本。归根结底,异地高考分数线不允许我这样做。第三,悦调开发团队士气不如五弹幕的秘诀是,五弹幕的任何一个人的水准都根本无法做到实现悦调的设计本身,更别说对代码规范再作要求了。

于是我仍然不是来黑五弹幕的。虽然我觉得我要找的人是不会看到这段文字就来找我的,看到这段文字会来找我的人也多半不是我要找的,总之我是想说:我有自信,这将是个够格让我们自豪的作品。这是一个长期计划。欢迎你的加入。

最后恭喜你看完了这篇标题开头正文结尾有四个主题,我在考虑要不要扔进里博客的奇文。仅此纪念我逝去的青春,和夜幕下的敲代码。插播一则恐怖消息,后天开学。那么,烷氨。

  1. ice1000说道:

    大一快毕业的老人前来围观 (:з」∠)